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最后一天

原来,已经到了09年的最后一天。也是气廉待在居林的最后一天。♡。◕‿◕。☻☺

洋人说:“Count your blessings”。每天早上的祷告,有时灵有时不灵。到了这最后一天数一数,今年的好事还是不少的。
  1. 爸爸妈妈身体健康。
  2. 一家人平平安安常相聚。
  3. 我们结婚啦!
  4. 气廉终于回家乡了。
  5. 还有很多真心的没有机心的朋友和同事。
  6. 重遇很多旧同学,老朋友,和小学最崇拜的老师恢复联络。
  7. 学会好多事。
  8. 有了新老师。
  9. 还有什么呢?哦... ...又不是选美感言,不需要说World Peace吧?☜♡☞●︶ε︶●

Wednesday, December 30, 2009

放屁




“医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大婶踏出诊所前扭扭捏捏的问。

“什么事?”

“要怎么样才能放多一些屁?”

“... ...”

“我原本很常放屁的,最近却很少,是不是身体不好了?”

放屁也是健康的指标吗?喜欢放屁的大婶,多吃些番薯吧!;)

Sunday, November 8, 2009

预料


很老的一句话:Do not take things for granted。

有时候,以为一定没问题的地方偏偏出了差错。以为一定会出头的人突然噤声。以为永远会在那儿守护着的人也会临时有要事。

然而,以为没法解决的船到了桥头可以忽然直起来。从来没有交集的人却在出乎预料的地方伸出援手。

哈,也许,这就是生活。人生又岂能尽在预料之中?

Saturday, November 7, 2009

摇脚

雨天的关系吗?
难以置信的清闲。
从左摇到右;从右摇到左。
翻两本杂志。
找朋友闲聊。
难得的一天

Monday, October 26, 2009

失落的灵魂

明天又轮到我值夜班了。连续32小时的工作。

工作了这么久,值了这么多次夜班, 这一次,没来由的在夜班前夕沮丧非常。(x_x;)

日里碰上从前曾经一起工作的一直都很照顾我的资深护士长忽然给我送营养品“保养
保养”(难道我看起来很沧桑了?),夜里和朋友出门游车河,东拉西扯的胡说八道,才稍稍冲淡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



我以为我不是那种很情绪化的女生,今天又为什么会这样?(=_=;)

也许是上一次放假后的夜班太过夸张的让我疲于奔命?---即使幸运的有两个学长愿意伸出援助之手。

也许是年纪大了,那种肾上素飙升的感觉不再让我亢奋?


也许是时候停下来,寻找不小心失落的灵魂



无论如何,这一个月份仅剩下明天和周五的两个夜班,下个月份的夜班并不多,都是值得振奋的。赶快做完这些夜班... ...期待ing。( ^^)人(^^ )


谢谢小薇从台湾给我带回来的“静思妙用卡”---今天之“签”卡:

心迷就会苦,心悟就自在。


我的“自在”啊~~快回来!

Friday, October 23, 2009

给听筒穿衣





也许不符合卫生准则,尤其在这个闻流感色变的年头。但听筒的衣服太可爱了,不只是小孩,大人也喜欢。

还有更多:


Tuesday, October 20, 2009

49分


此49分非彼
49分。把事情做到49分是什么样的感受?懊悔?遗憾?还是静静的等待结果吧!

勇气

不是提不起劲部落。只是最近的日子实在过得并不怎么样。

大医院里人多了热闹了是非也不少。总有爱无事生非的人。当值工作实在很累。看不完的病人、处理不完的状况,我只是做着自己的本分,却又招惹了谁?还好除了尖锐刻薄的人外,还有朋友的温暖值得安慰。

朋友,放心吧!我不会因为一两个莫名其妙的人而摇摆不定。是非是剪不断理还乱。不辩解也不代表逆来顺受。

一时小小的不顺遂算得了什么?有你们做后盾,我相信我有越挫越勇的勇气。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Sunday, August 30, 2009

国庆日短篇电影活动






看看其他短片:http://15malaysia.com/

15Malaysia

Monday, August 24, 2009

两个没有四肢的人

在网上看到这两部短片:





快乐和不快乐,一蹶不振和勇往直前,都是自己所选择的生活态度。

Saturday, August 15, 2009

出气


最近大家的不满度直线上升。越来越多喧闹。越来越多投诉。越来越多口诛笔伐。

只因医院的等候时间又创新高。

我想我可以理解作为病人的你的心情。当你的周围都是和你一样伤风感冒喉咙痛,一样担心受怕带着口罩的人。

急诊绿区的平均等候时间是多少?四小时?

担心的人越多,来医院的人越多,大家等得更久,也就更不开心了。

只是,能不能不把气出在也正在伤风的拼命替你们看病的医生身上?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吗?

Friday, August 14, 2009

谁该吃药?

越来越多死亡案例,人人陷入恐慌,医院客满,门外长龙不断,喧闹更是不少。

“为什么他有药我没有?”

“不是说人人应该及早在“黄金时段”就医吃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哪里知道?指示日日更新。到目前为止,这还是我们的指标。明天?我还不清楚。明天再说吧!



** Clinical assessment tool for moderate to severe influenza:

Patients with ILI and any of the following parameters should be considered for admission to the of nearest designated hospital

Respiratory impairment: any of the following

  • Tachypnoea, respiratory rate > 24/min
  • Inability to complete sentence in one breath
  • Use of accessory muscles of respiration, supraclavicular recession
  • Oxygen saturation <>
  • Decreased effort tolerance since onset of ILI
  • Respiratory exhaustion
  • Chest pains

Evidence of clinical dehydration or clinical shock

  • Systolic BP <>
  • Capillary refill time > 2 seconds, reduced skin turgor

Altered Conscious level (esp. in extremes of age)

  • New confusion, striking agitation or seizures

Other clinical concerns:

  • Rapidly progressive (esp. high fever > 3 days) or serious atypical illness
  • Severe & persistent vomiting


Sunday, August 9, 2009

流感恐慌

取自邻国的海报,卡通生动有趣,和我们的相符:


这样看起来好多了,没那些死亡报导那么吓人。

Saturday, August 8, 2009

年轻


“医生,你看起来很年轻哦!”
又猜测我的年龄?年龄不是女人的秘密吗?怎么那么多人爱猜?
(=_=;)



“最多三十多岁吧?”
什么?我看起来有三十多岁?
o(>_<)o



“何止,阿姨,我孩子都有三个了。”
这一下,满意了吧?
ヽ( ′ー`)ノ

Friday, August 7, 2009

闹剧

当全世界都承认管制失败的时候,只有我们骄傲的强调病菌还没有在这里蔓延开来。

当大家的焦点早已离开的时候,只有我们刚刚“觉醒”,赶紧开会,天天讨论。

当我们受指示不再检验所有民众的时候,凭什么宣布某一天没有新案例?

只检验病情严重的人还是不可以拒绝任何一个来到医院要求检察的公众人士?

大家应该在家自行隔离保持卫生还是尽快就医?

为什么公众获得的讯息和院方发出的指示似乎不太一样?

每一天都有的新指示到底是谁发出的?发出指示的人难道不知道所发出的是什么指示?

是谁在制造混淆?是谁在制造矛盾?又是谁在“震怒于不合作的医务人员”?

如今医院被发现是新案例的来源,大家是不是应该避免在免疫力不强,有一点小感冒的时候前来感染到更大的感冒?

可是,有了八宗死亡事件之后,谁又敢“延误就医”呢?



这一出上演了数个月的的混淆到底什么时候才要结束?



什么?你想知道我们收到的指示到底是什么?请看这里

  1. 大多数病人只是小伤风感冒,只有出现以下症状才须就医:呼吸困难、口唇变蓝、咳血、胸痛、呕泄不止、发烧三天以上、神志不清、站立或小便时头晕。
  2. 年老(六十五岁以上)、怀孕、小孩(五岁以下)、有其他严重病症的人(肺病如哮喘、肾病、心脏病、血病、免疫系统病如爱滋病)需要及早就医。
  3. 检验和药物只用于病情严重到需要留院的以上所说病人。

Tuesday, July 21, 2009

关于未来


她说:“其实很简单:你要救人,还是要赚钱?”

心脏、脑科、呼吸科、肾科、皮肤科、肿瘤学、肠胃学、老人学、内分泌学、传染疾病学... ...

我要怎样的生活?我要怎样的未来?也许现在想这一个问题还太早。我的未来还是未知数。我只想要心安理得,优雅从容的老去。要开心工作、不要太闷、又不会让我常常忧心忡忡或对身边的人大发雷霆。


再者:现阶段上司没架子,新来的下属(实习医生)也很不错--好学负责,虽然天天看血癌肿瘤,工作还算是很顺心。:D

Sunday, July 12, 2009

女王


亲爱的病人:

你在医生面前彬彬有礼,却对护士们大呼小叫,你的大胆,实在让我大吃一惊。

医生在大学所受的教育和工作条规都告诉我们要体谅病人,处处为病人着,不可以因为病人的贫富、种族、社会阶层、对我们的态度,影响我们的医疗判断。就算你对我们呼呼喝喝,也不会改变我们的判断和决定。得罪我实在不要紧,我除了在这里叨叨絮絮,还能做什么呢?

你要知道,在你住院期间,你每一天吃的食物是她点的、你的血压血糖是她测量的、你的点滴是她吊的、你的药物是她注射的、你的床单是她更换的、甚至你的尿布和尿壶也是她换洗的。在你病危的时候,为你传呼医生前来急救的,是她。在你要出院的时候,替你预约外诊日期和时间的,还是她。甚至当你回来复诊的时候,帮你找过去的医药纪录,给你号码,把你叫入诊所和决定你看哪一个医生的,也是她。虽然我相信我们善良的护士应该不会因为你的嘴脸太令人讨厌而忘记给你注射药物。但是,和护士们打好关系,可以让你的日子好过多少,不是很浅显易见的吗?

我这样说,谁才是这里的女王,你难道还不了解吗?得罪这里的女王,我想你一定搞错了,而且是大错而特错。

Saturday, July 11, 2009

威胁


“我要住有冷气的单人房。要不然我就不接受治疗。”

想不到在成人病房也会听到这样孩子气的话。以自己的健康来威胁医生,是我所见过最滑稽好笑的事了。别告诉我病人永远是正确的。不接受治疗就不接受治疗嘛,我还嫌病人太少了吗?-.-

Monday, July 6, 2009

放弃强扭的瓜

碰上这位“伟大”的妈妈,着实无计可施。

“太太,您知道您患上的是什么病吗?”

“我知道。”

“您知道没有接受治疗的后果吗?”

“我知道。”

“包括死亡?”

“我知道。”

“您知道您的病并非不治,而且接受倘若治疗,还有很高的康复机会?”

“我知道。”

“那,是何苦呢?”

“我不可能住院。”

“为什么?”

“因为我是单亲妈妈,有个五岁的小孩要带。”

“那不是问题啊,可以安排的。”

“不,不能安排,他是特别的孩子,除了我,谁都不愿意照顾他。”

“特别的孩子?”

“他有地中海贫血症,经常出入医院输血,也不太灵巧,不容易照顾。”

“就只是为了他?孩子的爸爸呢?我想这个是可以做出安排的。”

“不能够的。没有人愿意照顾他的。我也放不下他。”

“如果你真的放不下他,就更应该接受治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逝世了,他该怎么办?”

“我想过。只要我有在的一天,就照顾他一天。”

“那如果你不在了呢?”

“那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让别人领养他。”

“你... ...我看,不仅止这个原因吧!”

“我觉得我的状况还很好。不想做什么化疗。我看过很多接受化疗而死亡或被折磨得不成人型的人。我不想像他们那样。”

“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每个人接受的化疗也不一样。化疗的确是不容易。然而,还没开战就放弃,哪有赢的机会呢?不接受治疗,没有多少人可以活过半年。更何况,你的这种癌症,化疗成功率相当高,这里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他们经过了化疗,如常生活、工作。”

“我知道。这之前,你们的专科医生也是这么说。可是,我真的觉得我不需要化疗。过去的两个月,我还不是照样把日子过得好好的?”

“... ...”

“医生,你放心,我会按时回来定期检查的。”

“... ...”

按时定期检查?既然拒绝治疗,定期检查还有什么意义呢?强扭的瓜不甜。经过这些年,我终于领悟,癌症、爱滋病、肾亏、糖尿病... ... 什么都一样,不想被帮助的人,谁都帮不了。

Saturday, June 27, 2009

爱别离苦




今早和朋友回医院拿疫苗,刚好碰上痛哭着的年轻太太。患上末期淋巴癌的巴斯里去世了。是预料中事,却仍然不好受。

丧亲之痛,离别之苦,谁又看得透彻?

杀人事件的后继故事:最后的日子八十六岁老人的安逝

Monday, June 22, 2009

政府医院杀了我妈


原文取自这里这里

家属说:“我们每一次带妈妈住院,医生都会抽血检查。总共抽了那么多血,却从来没有归还,直到她仅剩下皮包骨而已。”
医生说:“抽血检查从来不会令人剩下皮包骨,也不会让人贫血。”
(每一次抽血的分量可以有多少?多得过女人正常经期一天所流失的血?)

家属说:“医生不认为她应该进入加护病房,即使她很明显的即将死亡。”
医生说:“加护病房是让需要特别看护的病人住的,不一定是即将死亡的人。”
(这样说很残酷,却是现实:很明显即将死亡的人要特别加护看什么?看回光返照?还是要医生护士们仔细记录最后遗言?)

家属说:“一如以往一般,医生很艰辛的从我妈手上抽血,因为她已经没有剩下多少血了。”
医生说:“很难抽血是因为血管很细小,不是因为身上没有剩下多少血了。”



看来,这位疼痛者,即刊登在《当今大马》的这篇文章的作者,对基本医药常识有很多误解。除了以上所提几点,吊点滴也许对急救一些病人很有帮助,却绝对不是续命神丹。读了整篇控诉,也不晓得“枉死”的母亲到底患上了什么病。搞不好根本就是不治的绝症,医生才会建议家属带回家安详天年。

急救是很累的,做心肺复苏所消耗的卡路里于掌上压有过之而无不及,流了一身汗之后还被上报杀了人,真得找包青天的冤鼓来击一击才行了。也许我的立场不够中立,但是,疼痛者在伤心难过不能接受母亲逝世的事实之下对医院“杀人”的控诉,又何尝客观了?

很厚的肉


是什么样的“皮粗肉厚”才能让骨髓穿刺针,即便没顶,仍没法抵达骨盆表面,必须由胸骨抽取?

什么,他几乎每个月都得往鞘内注射药物做化疗?这是可能的任务吗?



祝福我可以帮助他吧!

Saturday, June 20, 2009

医奴


本地医生是怎么看待自己的?政府医生对工作的满意度有多高?从本地医药协会月刊的封面可见一斑。

... ...然而,外国的月亮似乎也不怎么圆呢!?



你又怎么说?吃了咸鱼就活该口渴?

魔术


“阿婆,好吗?”

“阿婆一身都是毛病,哪里会好?”阿婆一拐一拐的走进诊所来。

阿婆身体也许不好,声带却好得不得了,那如钟般响亮... ... 什么?一身都是毛病?我觉得自己应该是用错开场白了。无论如何,阿婆都这么说了,哪可以不问候一下呢?

“阿婆,哪里不舒服啊?”

“告诉你呀,我的关节痛,好多年了,走不了多少路,就痛得冒冷汗。”

“来,我看看你的脚。”

“我一直吃止痛药,吃了也不过是顶一阵子,过不久还是一样痛,脚都歪到这样了。还有啊,还有啊,颈项这边肿了一个大包,眼睛也歪了,我准时看医生,准时吃了这么多年的药,都没有好起来。医生啊,你一定要帮帮我,给我好一点的药。我全身是病,真的很辛苦。”

我翻了翻手上的医药纪录卡,“阿婆,之前你见过的医生是怎么说的?”

“他们说这脚要动手术换关节,这要割除,这眼睛的神经线受伤了,也要动手术才行。”

“对呀,你知道就好办了。”

“不要啦。我就是不能动手术。我不可以动手术的。”

“为什么?”

“我入院动手术没有人照顾我,我的孩子都在外地,工作辛苦,没有人回来。”

“这一点可以安排的。孩子们爱你,一定没有问题。”

“不可以动手术。动手术是不行的。”

“为什么你这样说呢?就算孩子们没空回家,这里有护士小姐照顾啊!”

“阿婆一把年纪了,不要动手术啦!”

“说的也是。阿婆不想动手术,我当然不会勉强。”

“对,对,你给我吃药就好了。记得一定要给我好一点的药。之前的那些药吃了都没有好起来的。我要我好一点的药,让我的眼睛好起来,把这个颈项上的肿瘤消除。还有,还有给脚不会再痛的药。”阿婆唠唠叨叨的,考验着我的耐心。

“阿婆,这一件事我一定要让你清楚明白。吃药,是绝对不会让你的病消失的。再好的药,也不过是止痛、压制你的甲状腺素罢。”

“医生,你不要这样啦!你当作可怜可怜我一个老人家,孩子都不在身边,要照顾自己,全身病很辛苦的。给我好一点的药。一定要给我好一点的药。”

“阿婆,你听我说,医院的药不是魔术剂,你的医生我呢,也不会变魔术。你不愿意动手术,你告诉我要怎么把歪的变直,把有的变没有?”

“这样啊?真的不能不见哦?”

“真的不能。”

“那怎么办啊?”

“你告诉我你要怎么办?”

“那,我继续吃药咯,反正都痛了几十年了,药也吃了十多年了,就吃下去咯!”

“... ...”

“真的不会好哦?”

“... ...”









Saturday, June 6, 2009

血科



到血科报到,又是另一个里程碑。

告别心脏病、爱滋病和肝脏切片,与血癌、贫血者为伍,准备做很多很多的骨髓抽样检查和化疗。

无论如何,祈愿一切顺利。

Friday, June 5, 2009

依赖



我问她:“哪里不舒服啊?”

她抬头,望着一旁的男人。

男人说:“她肚子痛。”

“什么时候开始的?”

女人又抬头,望着男人。

“昨天。吃了晚宴后,就开始了。一直痛到现在。”

“是怎么样的痛?可以形容一下吗?”

她还是不说话,转头望着一直代言的男人。

男人轻声地问她:“你的痛时怎么样的?绞痛吗?”

她轻轻点头。

到底是谁生病嘛?自己的痛却要别人代言?

我忍不住自己的 疑惑:“你太太是哑巴?”

“哦,不是,不是... ...”

是怎么的依赖,可以连说话都省却了?也许太沉默总比喋喋不休可人。也许太幸福,太幸福得连说话都可以依赖,也许连生活和呼吸都可让人代劳。

我想起在小镇外诊的日子,曾经遇到同样不爱说话的女人,被站在门边的丈夫暴躁的大声地呼喝:

“说呀!自己说!告诉医生说你下体出血!”

“还不快说?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你怀孕了?快!拿出你的红卡!”

同人,就是不同命。

Saturday, May 30, 2009

肝脏切片检查

相同的小手术:

“啊?好了?我完全没感觉呢!”

“啊哈哈... ...”

“咦,真的好了吗?刚才我还有些怕怕的。”

“还好,一点点痛,好像给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呜... ... 呜... ... 我不要... ... 我不要... ...”
(这是什么状况?我不过在搽消毒药水,针都还没拿出来,她居然开始哭了——还以为只有儿科才会碰上这一种情形。)




*也许听起来很可怕,其实,肝脏切片检查只不过是用穿刺针,在超音波定位之下抽取一小片肝脏组织送往病理科检查。一不必入手术室、二不用全身麻醉、而且一般上算是很安全的小手术。XD

Saturday, May 23, 2009

术语


术语的存在,就是为了故作高深?为了让其他人摸不着头脑?ヽ( ′ー`)ノ

Sunday, May 10, 2009

治与不治

六十五岁的中年人,食欲不振,面廋饥黄,电脑断层扫描发现肝部有很多大小不一的肿瘤。这肿瘤从哪来?不在肺部,不在胰脏,不在胃部,不在睪丸,也许是大肠?也许是摄护腺?他还在院观察,源头也还在追踪之中。只是,找到了又如何?找不到又如何?除非有人捐肝移植,除非源头可以清除,除非他承受得了化疗,要不然,也是枉然。这,也只算是冰山一角,类似的个案多不胜数。癌症、严重细菌感染和败血症、脑溢血... ...

很多年轻的医生,特别是初出茅庐的实习医生对于宣布放弃治疗总是感到无比的内疚。是的。我们的职责是治疗,但不仅仅是治疗,更多时候,是让减少病患的痛苦,觉得舒适,感到快乐。

两害取其轻,很多时候,尽全力治疗不一定比放弃治疗好。回到作为医者的初衷,第一原则仍是不伤害他人。是的,有时候,不伤害,尽量减少他的苦痛,让他带着尊严离去,就是最好的治疗。

Friday, May 8, 2009

等待


浮罗交宜终于得到它的海上救护舰。真是可喜可贺。

我们的医院花了七年才入伙是众所周知的。可前往医院的路呢?要多久才能修好?十年?

考试

我想我似乎注定和考场为伴。最近一直被追问下一次征战是什么时候。呃... ...老实说,我自己也还没想清楚,不知道,也许是还不想知道。

是时间过得太快,还是我太过懒散,上一次考试的硝烟已经散尽,下一次面对的士气还没有提起。最近中马北马的两场预考,我连入门票都没有努力争取。我想我是窝起来冬眠着,连部落也有些意兴阑珊。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希望不是我的写照。

Thursday, April 30, 2009

“我要见专科医生”

英国医学杂志的一篇文章引起很多回响,看起来病人选医生这一回事到处都有。选医生,是病人的权利吗?选病人,是医生的权利吗?

一般上,只要不是非常情况,我对病人选医生的要求总是有求必应。要看我?真的吗?好虚荣,当然好啦。要看专科医生吗?小小声告诉你,去他的门外那里等。(嘿嘿,少看一个人,当然更好!)

其实,大多数医生,除非太自负,对于自己不熟悉或不能处理的案件,自然会请教专科医生。大多数要求见某某专科医生的病人,也是长期和他们有接触的病人,专科医生认识他们,知道他们病情,也不会拒绝为他们看病的。只要不太过分的要求,不妨碍诊所运作,我想医生和病人都不会互相为难。

人人都可以飞





坐飞机很好玩,去旅行很开心,但要小心哦,小心什么?当然是猪流感咯!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把戒备提高到第五级了。但这种东西也许小心不了许多,猪流感又不是吃猪肉靠猪传染的,戒了猪肉还是不行,除非时时刻刻戴口罩或停止呼吸了。

好久没有出门旅行了。五月原本计划到泰国静修几天的。好期待五月的来临,什么政治动荡和猪流感的,统统不要来,别打乱了我的休假大计哦!

Tuesday, April 28, 2009

吃了药在家里睡得七晕八紫晨昏颠倒,决定爬起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收拾凌乱的书桌书橱也算是有意义吧?

我想这些年来我花在买书的钱应该也不算少。整理起来,一大堆暂时不想读的教科书还真不少,儿科的、骨科的、外科的... ...

应该收藏起来日后做参考,还是转送给有兴趣别行的朋友?去与留的问题,就像鸡筋的考量。

自己的病假

猪流感还没来袭,我就先病倒了。先是伤风感冒了几天,周末更是“失声”了。本来以为没什么大碍,只是声音沙哑了一点,上班时一个病人指着我的左眼说:“你患上了红眼症了,医生不可以拿病假的吗?”

就这样,我拿了开始工作三年以来的第一个病假。现在正式闲赋在家“养病”三天。

Saturday, April 25, 2009

洋墨水

从前,我们总是有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心理,觉得喝过洋墨水的人总是比较厉害。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大家一听到国外回来的实习医生就一直摇头。说起来,今年不知怎么了,一窝蜂从印尼、巴基斯坦、俄国、印度等回来的实习医生特别多,国内外公立私立大学那么多,为什么各位家长和当局老把我们的学生往外送啊?

和其中一位实习医生闲聊,洋墨水还不一定就好喝。虽说英语可以通用,讲师和同学张开口说的常常都不是英语,病人们更不用说了。没有和病人沟通的医学生可以了解多少病情自然不在话下。更甚者,有些大学居然不用英文课本,虽然马来西亚人总是自夸语文能力强,要读俄文印尼文课文,谈何容易?囫囵吞枣,对课文内容当然不甚了了。

无论如何,往者不可谏,来日只有多多加油赶快追了。只要真心想学,一定有办法,只希望一切不会太迟,不要误人又误己。


First, do no harm...

Tuesday, April 21, 2009

可怕的蔬果

在急症室碰到一位腹痛的中年人,才发现并非但凡蔬果都是好的

原本体壮如牛毫无病痛的他四天滴尿不出、腹部绞痛,才来医院报到。按理说四天不撒尿,膀胱应该很肿胀,可是他的腹部柔软,放置了输尿管也只有一点点黏绸的黑色尿液流出来。送了尿液和血液检验——肾亏得厉害!劳动了专科医生来看他,详细追问之下,才发现惹祸的竟然是这个:

上网搜一搜,类似的报告还不少。可见并非多吃蔬果就健康哦!

Sunday, April 19, 2009

一个喷嚏


“哈... ... 哈... ... 哈欠!”我急忙掩着鼻子把头转开。

“我可是洗了澡才来看病的哦!”

“对不起,我... ...”

看到阿伯眼里的戏弄,我不禁笑了开来。

碰上幽默的病人,真是一大乐事。

Friday, April 17, 2009

看不到的光芒


“她的双手发出一道柔和的光,看, 他的气色立刻就不一样了。”

“那道光很亮很亮,刺目得很,我都差一点睁不开眼睛。”

“你们没有看到吗?她的身边有一圈又一圈的光球,应该就是所谓的波罗密了。”

众人兴奋的讨论着,让我疑窦满腹。

“可是... ...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嘘... ...”阿姨立刻阻止我说下去,“当然是有道行的人才看得到,你以为那么简单吗?道行越高,看到的越多。”

嗯,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啊?仿佛在什么地方听过?啊... ... 对了,是《国王的新衣》吧!?

伪君子

有些人就是有办法霎间变脸。蛇形百变的功夫,让人叹为观止。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就有勾心和斗角。

如果眼睛所看见的,耳朵所听到的,都未必是事实,那么,谁能洞穿真相?谁,又有识人之能?

Monday, April 6, 2009

十万个为什么


病人总是喜欢问奇怪的问题:

为什么我会生病?
为什么生病的不是别人?
为什么我常常出汗?
为什么我一直放屁?
为什么我越来越胖?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我不能解释的:

为什么人要分那么多种族?
为什么需要那么多语言?
为什么有那么多国家?
为什么会有战争?
为什么有你有我?


我也有我的疑问:

为什么每一天都有新研究新药物新疾病新细菌新发现?
为什么新的资讯还没有来得及吸收,旧的又忘记了?
为什么我昨天得意忘形今天就被打回原型?
为什么我不用功读书而在搞部落?
为什么有那么多为什么?

Sunday, April 5, 2009

与众不同



保洛阁抄来的动人短片,竟然... ...竟然是潘婷的洗发水广告!泰国的广告常常别出心裁。

Saturday, April 4, 2009

丧礼


哀悼也可以如此幽默。

巧遇故友


原来巧遇故交不一定开心。尤其是在病房里。

Wednesday, April 1, 2009

遗忘了的插管


一位痊愈了的肺炎病人带着右手臂上的静脉插管出院。一个星期以后发烧、手臂红肿,重新入院。因为一支小小的被遗忘了的静脉插管造成细菌感染和深部静脉血栓,不只重新打抗生素,还得吃上几个月的华法林,何其不幸。

出院的病人们,千万别从医院里带除了病假以外的“纪念品”回家。

照顾病人的医生们,除了告诉病人他们的病情和叮嘱他们按时吃药,记得告诉他们把不必要的管子留在医院里,别把责任都交到护士身上。

小小纰漏,大大后遗症。

Tuesday, March 31, 2009

病假

只不过是糖尿病的复诊,而且约定时间是在下午三点,这位仁兄以早上没去上班为理由,要求拿病假单。给了他一天病假,居然要求两天。

“反正都要开病假,你就顺便多写一天好了。我告诉上司我来医院,这两天都不会去上班了。”

“两天?可是你不过是来复诊罢了,连伤风咳嗽都没有,为什么明天还不能回去上班呀?”

“我累呀!”

“累?” +_+;;“那我看要重新好好检查一下了。真的累得不能工作的话,一定很严重,也许要入院。”

什么?”他站起来大声嚷嚷,“我看你是不想要给我病假了?你说,你要给还是不要给?”

“我不是不给,我只是关心你,总要知道让你累得不能上班的原因,如果有人问起,也有个交代啊!”

“交代?我已经跟上头交代过了,他们是不会来查问的。你不要给就说,我以后都不回来这家医院了!”

坐在对面的专科医生忍不住插嘴了:“这位先生,这个是我们的规矩,你只是过来复诊,又不是病着,算一天的病假是极限的了。”

“不给就算了。哼!”他就这样怒气冲冲的冲出了诊所。

因为一张小小的纸,惹来诊所里的一场纠纷。这样的员工,在私人界工作,绝对公司的损失,可他在政府机构任职,真不知道应该算是人民的不幸,还是我的不幸?

贪得无厌、得寸进尺、好吃懒做---人性黑暗面。

Monday, March 30, 2009

好康



失踪了一个周末,跑到槟岛听课去了。槟岛好吃、好住、又有好课上,真是个好地方。:D

(可惜忘了带相机,没有留影。)

Tuesday, March 24, 2009

肺痨日


坐在内科外诊室里按号码,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是个正在接受肺痨病治疗的爱滋病患者。

“你和我们部门的预约不是在下个星期吗?怎么今天跑来了?”

“我... ...我的药完了。”

“药完了?那怎么可以?你的肺痨病治疗才刚开始,这一阶段的药可是一天都不能停的。”

“我知道。可是,我的药只够到今天吧了!”

“哪有这样的事?你不是应该每天到肺痨诊所报到拿药的吗?”

“我... ... 我... ...”

“怎么啦?”

“我不敢过去。我怕他们不会给我药了。”

“啊?哪有可能?”

“我... ... 我的肺痨册子不见了。”

“那册子是很重要的。怎么不见的?”

“其实... ... 是掉在警察局里了。”

“怎么又去了警察局?你又碰毒品了吗?” (>_<)

“不,才没有,只是因为从前的案子再度被传召问话吧了。”

“好啦,有没有,也只有你自己知道。没有下定决心戒了它,生病的吃苦的只有你和家人。没有彻底离开毒品,将来也是不可能开始爱滋病的治疗的。至于你的药,你如果每天都在那儿拿,负责的护士一定认得你的,而且诊所也有记录,不过是重发一本新的小册子吧了。无论如何,给你写张备忘录,现在就过去那儿吃药吧!”



不自爱的人何其多呵,今天还是世界肺痨日呢!(O.O;)

Monday, March 23, 2009

搭飞机



“医生,我想要问多一个问题,可以吗?”傍晚五点多,开着最后一张药单的时候,坐在一旁的女病人忽然这么问。

“好啊,什么问题?”虽然我快下班了,也当然不可能说不可以啦(=_=;)

“我妈妈可以搭飞机吗?”

“你妈妈?你妈妈是哪一位?”奇怪啦,我又不认识你妈。(;¬_¬)

“妈,妈,快进来。”她飞快的把站在门外的母亲拉进门来。我多心的好像看到她奸计得逞的笑容。“这就是我妈妈啦。”

“为什么你会这样问呢?伯母有什么病痛吗?”

“她有高血压,吃着药。”

“就只是这样?现在搭飞机还要体检的啊?那是哪一个国家还是那一家航空公司的条例?”这倒是新鲜,我只知道一些国家的海关必须交上注明病人所吃的药物的备忘录罢了。

“没有啦,我想带妈妈去英国游玩,要搭长途飞机,我只是担心,她这一把年纪了,搭飞机会不会危险?”

原来还是个孝女呢!好吧!看在这一份孝心之上,今天就做赔本生意吧(登记一个名字,看两个人嘛),嘿嘿。

上了年纪的人出门须知:
  1. 记得把药物带出门和定时吃药。(有时差嘛!)
  2. 钱包里带着注明自己病情/过敏药物的备忘录。(以防万一)
  3. 避免长时间维持同一个姿势,动一动脚趾,除了避免腰骨酸痛,也避免静脉血栓症哦,如果购买特制的防静脉血栓长袜,就更好啦!

Saturday, March 21, 2009

屁事



大自然真奥妙,原来屁还有壮阳功效!:P

急救的道德

什么人该救,什么人不该,还有课可上呢!点击这里

Thursday, March 19, 2009

找死


有一种人,专门和我们作对。

三十八岁,C型肝炎、肾亏,经常毫无限制的喝水,“忘了”去慈善免付费洗肾中心,然后废积水入院,出入加护病房数次。经过无数张警告信之后,洗肾中心的职员终于忍无可忍,把他除名了。他又入院,还好意思问:“他们不让我洗肾了,怎么办?”重新申请另一家慈善洗肾中心吧?

接受访问的时候:

职员:“你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前抵达中心。”

他:“这样的事情很难讲的,我不能保证不迟到。”

职员:“一个星期必须过来三次。”

他:“我有其他事情要办,有时候只能来一次或两次。”

这样的访问,最善良的你会接受他,免费帮他负担每个月上千的洗肾费用吗?

访问后,他消声匿迹了几天,由警察带来——因贩卖毒品被扣留了。这下倒好了,扣留期间洗肾费用由纳税人负担,而且有警察准时押送来政府洗肾中心。

这样子,也可以算是因祸得福的案例吗?

Sunday, March 15, 2009

老人家

老婆婆向我挥挥手,像牙牙学语的小孩一般口齿不清的说“拜拜”,她那么开怀的笑,裂开没穿上假牙的嘴

看到九十多岁的老人家从心脏监护病房出院真是快乐的事。这一把年纪,可以平安出院的,还真的不常见。有限的加护病房床位,常常得为前景比较乐观的年轻人保留。

过了有稀之年的老人家因为心脏病倒下,该不该尽全力急救?

Monday, March 9, 2009

非法员工




工作的第三个年头即将结束,我在上个月忽然发现自己原来并非卫生部的正式员工!

听起来很可笑,因为行政上的技术性错误,我的证件原来还没有被送到中央部去。

这一种情况,学兄学姐们经验丰富,一再警告,我也一再烦人的追问行政部,每一次获得的答复都是:“所有文件都已送去啦,只等中央批准”。

一直到同期的所有同事都已收到选择退休计划的文件,我才知道自己因为并非正式员工,所以无权选择退休计划。

“笑话,不是说所有申请所有文件都已按时寄出了吗?”

“对啊!可是你还没被批准啊!”

“那为什么其他人都被批准了呢?”

“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真是标准答案。摇了好几通电话到中央。

“什么?根本没有我的资料和记录?”

再摇电话到州卫生部。

“什么?根本没有把文件寄出?那怎么之前总是说寄出了?”

“哦,之前负责的秘书已经升职了,我也不知道啊!”所以不是你的错?这个我了解,那么立刻寄出吧!

“什么?不能寄出申请?因为我的服务记录册还留在小镇?”

天哪,我的人调过来大医院多少个月了,一本薄薄的服务纪录册,居然用了比环游世界更久的时间还寄不到。还好,我对政府行政部的效率早已寒了心,所有纪录册、证书和书信来往都有备份,居然真的派上用场啦!

两个星期以后,一切文件终于以快邮抵达Putrajaya。

“对不起,我是某某医院的ccc医生,请帮我确认一下,我的文件抵达了吗?需要多长的时间批准?”

“让我查一查没有啊!SPA这里没有收到你的文件。”

“请你再查一查好吗?我上个星期才和你们人事部的同事确认过,她说有收到我的快邮文件,已经在二月二十四日那一天转送到你们部门去了。”

“我这里真的没有收到啊!你可以打电话到我们部门的信件登记处问一问的。”

好累。又打电话。

“那个人事部不就在同一栋建筑物里面吗?我已经两次确认他们的纪录是在二十四日转到你们的部门去了。”

“我们这里确实没有收到你的文件。”

结论是,我的文件又丢失了。再打电话到SPA,我想我已经快要气歪了。

“你不能责怪我们呀!我们的纪录确实没有收到你的文件,要怎么批准呢?”

“对不起,我不是要找你们麻烦。请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痴痴的等你们找到文件?重新寄过一份文件让你们一个一个部门的传?还是不用继续工作亲自带文件去一个一个部门递文件,确保它不会再次中途掉包?”

“这样吧!我看你联络我们的上司A大人好了。”

后来的后来,文件不需要一个一个部门传送了。直接寄送到A大人那里。明天我会再次和她联络确认。祝我好运吧!



和我的上司提起这一件事,没想到她的火气比我还大:“你知道吗?你的问题是还没有确认正式员工,我呢?我只是确认为员工,职位也还没确认哪!什么专科医生的名头,算起来还只是U41(也就是和我刚开始工作是同一级),不出几个月,所有实习医生在新的制度之下都将占比较高的职位,领比我高的薪水啦!”

实习医生比专科医生还要高的职位和薪水?那么专科医生的年终服务评估要不要由实习医生来评分?这是什么万能的制度?奇也怪哉!



亲爱的朋友,谁能够说你们的离去是错误的决定?谁又敢非议什么爱不爱国之罪?隔壁的草原怎么样也比较绿吧!(这里都焦啦!呜呼哀哉!)

Friday, March 6, 2009

礼多人不怪


关于医药产品推销员和医生的关系,大家
各有意见。这样的一份礼物,不管它是贿赂还是心理战术,我得承认,它在繁忙的诊所中出现,让我很是高兴。省了医生溜去食堂的时间(我们没有午休时间,只有大家轮流溜去吃了再继续“奋斗”),我想,病人应该也是开心的。

什么?是哪一家药商?嘿嘿,对不起,商业机密,我忘啦!

有兴趣看看各种“推销术”?点这里

那么多趣怪的东西,怎么没留一份给我?X) 

Thursday, March 5, 2009

快乐


快乐,是诊所忽然比平常少了两成的病人。
快乐,是病人们都笑呵呵。(因为今天不需要等到颈也长了,花也谢了。)
快乐,是周末又来临了,而且不需要值夜班。
快乐,是回到家里,收到久没联络的朋友的信件。
快乐,是原来电脑没有坏,重新可以上网啦!

今天哈哈哈。

世界卫生组织也要我们快乐多一些。研究指出:
  1. 快乐的人,经常是更多快乐的人的中心点。
  2. 你的快乐,也许和你不认识的人有关(比方说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快乐)。
  3. 快乐可以通过社交圈子传播出去,类似SARS的传染一般。
  4. 你不一定要和自己性格相似的人做朋友。



附注:上图中的蓝点代表不快乐的人,黄点代表快乐的人,绿点则属两者之间。

Tuesday, March 3, 2009

没有抽烟


阿伯,您抽烟吗?

没有。当然没有。

从来都没有吗?

呃...从前是有抽一些的。

从前?那最后一次抽烟是什么时候呢?

昨天下午咯,自从我进了医院,就一直没有抽烟啦!

原来如此。那么,您昨天以前抽的一点烟究竟是有多少呢?

不多。不多。

所谓不多是一天一包二十支?

差不多啦。

差不多,那是一天三包咯?

没有,哪有那么多,最多也不到两包。


好个当然没有抽烟的心脏病阿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