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14

像风一般自由飞奔的毛小孩

好多人告诉我毛小孩,特别是柴犬绝不可以在围墙之外松绑。有人说他们是天生的逃狱高手,是一辈子都绝不可以松绑的那一种。

Aeris的逃狱功夫我们很早就领教过。逃出笼子、推开厨房的滑门、跳过宜家的安全门等。还好她不会自己用钥匙开大门和铁栅出门逛街去。所以我们家里现在已经不用什么笼子啊安全门之类的,任她自由到处走好了。

弹弹跳跳爬楼梯的本事于她仿佛是天生自然,从不需要任何人教导。两三个月大的时候一进门见到楼梯就能够上下自如。在其他大大小小的狗狗害怕不敢迈步的时候,她上下奔走如履平地。


大狗狗上不了的大石头,顽皮的小瓜轻而易举的一跃而上。如果有一天她像猴子一样爬到树上,我也许不会太吃惊。




我想,柴犬会“逃狱”,是因为他们小小的身体里藏着个不羁的自由的灵魂。 看到她那么快乐的奔腾,还真不舍得一辈子紧紧的绑着她。

如果我害怕放手,更多的是担心她跑得太快冲到街上看不清路况而发生意外。



不听话的时候当然也是有的。三四个月大的时候,她爸爸让她在草场上玩的时候,她看到路边的小猫就不顾一切的飞扑过去,让爸爸追了整条街,直到小猫跳进某邻居家里躲了起来,她才愿意乖乖回家。六七个月大的时候,有一次看到路过邻居用电单车遛两只大狗狗她也飞奔了过去,让我在后面追赶不及。走了几条街都没有看到她的踪影,还以为这一次要糟糕要报失了,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小孩早已坐在铁栅外等我开门。还好这小瓜还知道回家的路。




随着年纪渐长,在我们不停的命面耳提之下,这一种顽皮的劣迹已经越来越少。当然,到这种陌生环境游山玩水的时候还是少不得要绑着,省得好动的小孩一时太兴奋之下四下乱窜走失了。安全第一。

Sunday, September 7, 2014

完美人生

A的四十岁生日就要到了。她说:“我对任何事情都失去兴趣。我觉得我不再是我自己。我需要帮助。”

A的人生堪称无憾。四十岁的美丽苗条的健身教练,有个很爱她的丈夫、两个贴心的孩子、一只活泼的狗狗、住在一间位离市中心不远的洋房。每个月空闲逛一逛美容院、理发院和SPA。每年学校假期到世界不同的地方旅行。

“我不是把心事藏在心底报喜不报忧的人。所以才会坦白求助。”

“说实话,我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可我就是觉得活着这一回事越来越无趣。”

“家里的女佣把一切家务处理得很好。两个孩子都懂得打理自己,不需要我操心。”

“运动、旅行、遛狗都不能让我找回我的快乐和对生活的热情。”

“夜里我都睡不着,必须依靠药物。朋友的邀约都被我婉拒了。有时候,手机响起,我根本连接听的意愿都没有。”

“我曾经热爱我的工作。很多人喜欢上我的课,她们说跟着我做有氧运动很快乐,能把所有生活中的压力都放下。”

“上个月,我单独到印度去,在瑜伽中心呆了十天,试图寻找内心的宁静,然而回到这里,一切又回到起点。”

有人说A听起来根本就像是在“晒好命”炫耀。其实不然。

或许快乐不快乐和人生的顺遂与挫折并没有必然的关系。或许什么都无缺的人生对有些人来说实在太无趣。又或许抑郁症本来就不是纯心理问题。

无论如何,既然快乐与否日子照样得过,让我们坦然的面对各自的顺遂与挫折。




来一个别具一格的球鞋广告。买一双好鞋,走好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