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6, 2008

报应

某人的报应论引起国际讨伐。我的报应来得也很快。

雨天之后。

星期二。疯狂的星期二。又是镇上的市集日*。

有人做完月子在拿着哺乳假。有人去再受教育(为什么还没有轮到我?)。有人拿紧急事假。又留下了两个医生。(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又是我?我不会自拍,要不然会在这里留下一个最哀怨的眼神...)

外诊部门外的挤得水泄不通。来了来了。阿公阿婆阿伯阿嫂阿叔阿婶先生小姐小弟小妹,都一起来了。
我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

“哈罗,男病房有个老人病情恶化,我要亲自送他下中央医院,你自己保重啊!”是我的巴基斯坦同事。

整个医院---男女病房、急诊、儿童、妇产、外诊,就这样落在我手里了。(我都说这个月不理急诊妇产的,就因为我唱了首雨天的歌,老天就这样惩罚我,真是的!)

“天哪!为什么血糖还是这样高?我今早都没有吃东西了。你不要叫我打针啦。我都有按时吃药,儿女都下吉隆坡打工,没有人帮我打针,我自己会害怕,老太婆又不敢帮忙...”坐在我前面的退休校长还在唠唠叨叨的讲着他不打针的十万个理由,一个年轻的爸爸站在门口抱着哇哇大叫的娃娃,不断往门内探头,电话铃又响了。

“医生,有一个孕妇阵痛,我检查了,子宫颈已经开了五公分...”

“足月吗?足月吗?是不是白标签的红卡**?”

“对。对。”

“登记入院,推进产房,给她生产了再说!”耳边还是娃娃的哇叫,我对着话筒叫。

“校长,你打不打针我们过后再说,先去休息室打一针休息休息。让黄疸病的娃娃进来。”

电话又响了。是急诊室。

“有个十五岁的女生哮喘。Neb***三次了,还是很喘。”

“还说得出话吗?肺怎样?”娃娃还在哭喊。

“一句话都断断续续的。肺是很吵。”

“有声就好。我抽不了身。打氢化可的松两百毫克。Neb Neb Neb Neb Neb到我得空再说。”

“娃娃喝不喝人奶?粪便什么颜色?”丢下电话,我来不及抬头,就问这个还手忙脚乱的年轻爸爸。

“这个要问她妈妈。她妈妈坐在外面。”

“那你快去带她妈妈进来。”转过身,我先看另一边的阿婆。(我的得力助手阿纳斯每一次开门都叫两三位病人,节省等待老婆婆弯腰起身走路开门的时间。)

“阿婆没有晕没有头痛没有心绞没有腿痛吃这药不会咳嗽吧?”阿婆还来不及回应。“血压还不错,照吃原本的药。”

娃娃的妈妈刚推开门,电话又响了。

“又一个产妇阵痛,羊胎水破了。”

“足月的白标签的就让她生,我过后再看。不用通知了。”

“黄标签。她血压偏高。现在是130/90mmHg, 刚吃了降血压药。”

“验尿里的蛋白质。让她进产房生。生后不要syntometrine,只给syntocinon。哎,你们看着办吧!”

“娃娃喝不喝人奶?粪便什么颜色?
”我盖下该死的电话,对着产后步伐艰辛的妈妈重复刚才的问题。

看病就像大战一样。一点半了,我的肚子已经忘了咕咕叫。解决了六十多人,门外的还有二十人左右,电话又响了。

“有人倒了!快过来!快过来!”医药助理叔叔在电话的另一头大叫。我丢下身边贫血的少女和还躺在床上阴囊
生脓哎哟哎哟叫的阿伯拔腿狂奔。

“这里有专科吗?我们要看专科!要专科!”倒下的是个中年华人,在工地的两根钢铁间绑了鱼网睡午觉,钢铁不牢,掉了下来,还被重重的钢铁敲到后脑,昏厥过去。年轻的儿子还在一旁叫嚣。

“这里没有专科。不过你老爸需要急救,麻烦你们出去。留着条命再慢慢看专科。”

... ...

坦白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撑过这一天。只觉得唇干舌燥、肾上素一直往上飚升。中年华人后脑受伤,送到中央医院去,让他们如愿以偿的看专科。看管柜台的阿姨很聪明的在四点就停止登记。巴基斯坦同事首度出现在外诊部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半了。我六点多才披头散发的去产房,两个产妇早就生下了白白胖胖的宝宝,一个十五岁少女
在产房里尖叫着。欣慰的是大家都母子平安。

廖部长的三十分钟还是不可能任务。(除非您是首十位登记的病人。)
我还在提心吊胆,随时都有一封黑函送到卫生部投诉小镇上的疯子医生让产妇产后超过六小时才出现、让哮喘的病人连续Neb几小时还没有检查、让阴囊
生脓的阿伯在外诊的病床上挨饿到下午、四点零五分到达的病患竟然不给登记... ...

注:
*市集日也,就是所有甘榜人溜出来做买卖的大日子,也是很多人顺便看医生拿药的大日子。
**白标签,就是怀孕期间都没有出过什么乱子的低风险孕妇。
***Neb是雾化器的简称,用来给沙丁胺醇平喘剂。



图为在那个得空的雨天用google image search找到的图片制作的标贴。就贴在我的外诊门外。大家看病一定要有耐心哦!

7 comments:

  1. 好恐怖的忙碌
    还有,干嘛疯子医生
    你的院长才是疯的,竟然就这样让你一个人啃下整个医院一脚踢
    你已经很厉害了。。。
    佩服佩服

    ReplyDelete
  2. 噢,当时大战得天昏地暗,已经忘了还有院长了。

    后来医药助理叔叔倒时说他在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就急call求救。院长摊摊手说爱莫能助。(大概是太久都没有看诊了。呵呵。)

    算了,表面上是没有出什么乱子啦。希望没有忙中出错误诊了谁。

    病人们,当你看到我一脚踢的时候,请自求多福。我当然不希望还有下一次了。

    ReplyDelete
  3. 辛苦了,你好厉害啊~

    ReplyDelete
  4. 一无是处的院长
    瞎眼拿白粮
    应该辞掉他好了

    ReplyDelete
  5. 哇!你公然排榜院长,是不是不想干啦?院长不看诊,我以为很普通?卫生部长也不看诊咯!人家有更重要的决策。

    不干也好,开一家咖啡厅,我帮你看店收钱。

    ^^

    ReplyDelete
  6. 辛苦了!
    以后我去看病也会耐心等待、毫无怨言。

    ReplyDelete
  7. siao lang lokun, 小弟五体投地!

    ReplyDele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