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4, 2008

几宗意外

小镇的病患花招层出不穷。总是有叫我吃惊的能力。

周末的夜班,急诊同时来了甲乙丙大中小三位男士。

甲修车先生在回家的路上从电单车上摔下来,一辆国产车在耳边呼啸而过。他的左耳从此与头颅“分家”。脑袋居然毫发无损。

乙学龄少年从脚搭车上摔下来,跨下受伤了,阴囊勾破了皮,睾丸完整无缺。

丙五岁稚童尝试成龙式攀篱动作,从邻居的篱笆上摔了下来,铁丝几乎穿掌而过,从掌沿入,再从右手食指尾端出,活似受极刑,居然不伤筋骨。





巴斯基坦籍的同事沙医生似乎有更“绝”的病患。那是在我放假备考间,来过一个太太,在阴道夹了个白色棒条,说是炼过了药,有收紧产后松弛的阴道之能。无奈放置时太鲁莽了,断了半截在里头拿不出去... ...

“后来呢?”

“后来?我还没开始检查,她忽然说不想取出了,拉起沙龙就开溜了。”

瞄了一眼他那毛茸茸的大手,霎那间我似乎了解了那太太开溜的原因。(虽然这样的想法很缺德,对一个可怜的努力想讨丈夫欢心的太太,对一个无辜的基因天生“大只佬”的同事。)

XP

10 comments:

  1. 哈哈,‘毛手’毛脚大概是这样子吧!
    中秋节快乐!

    ReplyDelete
  2. 如果我是那妇女
    我也肯定开溜的
    太恐怖了。。。。。。
    (幸好我不是)

    小镇病人们都很厉害受伤
    受的伤也很厉害
    都太厉害了

    ReplyDelete
  3. 甲乙丙的意外,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至少还活着!!

    ReplyDelete
  4. 读起来很像让人“汗”的cases...
    偶尔有这种奇奇怪怪的案件处理,生活才不会闷吧?

    ReplyDelete
  5.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ReplyDelete
  6. OMG!!! Those cases are so unbelievable... I thought that only happen on TV :'(

    regarding your colleague, hmm... pity him though... Aren't most of malaysian are racist? I used to be one too.

    ReplyDelete
  7. 还真的无奇不有~~
    不错不错!

    ReplyDele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