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4, 2012

By My Side



Lyrics

I'm just listening to the clock go ticking
I am waiting as the time goes by
I think of you with every breath I take
I need to feel your heartbeat next to mine

You're all I see
In everything

I just want to hold you
I just want to kiss you
I just want to love you all my life
I normally wouldn't say this
But I just can't contain it
I want you here forever, right here
By my side

All the fears you feel inside
And all the tears you've cried
They're ending right here
I'll heal your heart and soul
I'll keep you oh so close
Don't worry I'll never let you go

You're all I need
You're everything

I just want to hold you
I just want to kiss you
I just want to love you all my life
I normally wouldn't say this
But I just can't contain it
I want you here forever, right here
By my side

No one else would ever do
I got a stubborn heart for you
Call me crazy but it's true
I love you
I didn't think that it would be
You who made it clear to me
You're all I need

I just want to hold you
I just want to kiss you
I just want to love you all my life
I normally wouldn't say this
But I just can't contain it
I want you here forever, right here
By my side

Friday, June 22, 2012

不老秘方


刚才放工的时候,在前往停车场的走廊上,被一个女人围堵在墙角。

“你看,我的眼角是不是有细纹了?要怎么办?”

“你想要打肉毒杆菌啊?”

“要打吗?还有这个脸颊下陷呢?是不是要打皮下组织填充液?

“可以啊!不过这里是政府医院,没有这种服务。你要就得去私人诊所打了。”

“什么?你不是皮肤科的吗?为什么没有做这个?”

“医院没有钱啊!再说,纳税人的钱也不能这样花!”

“打针,会不会痛?”

“当然痛啊!不过,爱美的人通常都不觉得痛的啦!”

“那我不要了。其实,我很怕打针。要不然,还有没有什么药膏可以搽了防老的?”

“那就搽维他命A咯!”

“维他命A?我知道有副作用的。那些Estee Lauder,Lancome的精华液怎么样?”

“我没有经验,你可以试试啊!”

“那些很贵,而且,我觉得应该是骗人的啦,都没有医学研究证据的。”


(叉腰)这个女人,我要回家了,你想怎么样?

“你要有证据,又便宜的,我知道有一个。”

“你怎么不早说,是什么?”她看起来很高兴。

“防腐剂(formalin)。”

教学室里的尸体那么多年来都青春永驻啊!

“真的?怎么用?”

“脸和颈项的部位,早晚搽一次。”我板起脸来,一本正经的。

“有没有副作用的?”

“有些人的皮肤会敏感,还有,味道不怎么好闻咯!”


不好意思,今天不小心穿错了江湖郎中的白袍。(偷笑)

Wednesday, June 20, 2012

讲话


“你这就不对了。” 她拍拍我的肩膀:“一直工作没有用的,要多讲话。”

奇也怪哉,你讲这样多话,如果我也和你一样只顾着讲话,那么,谁来工作?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其实我可以蛮呱喳的, 所以部落这一篇的心情很是别扭。如果我不和你说话,可能性有:

  1. 我们实在不太熟。
  2. 当时没有说话的心情。
  3. 话不投机。
话,说得太开就不好了,只好就此打住。


——没头没脑的。自己的部落就有这种好处。我高兴写什么就写,你看不懂你的事。哈!

Sunday, June 17, 2012

给爸爸的信



爸,不久前,我们又故地重游。带妈妈一起去了你们从前结识的渔村,重走那一座彩虹桥,看看你从前工作的办公室、妈妈教书的学校、我们曾经那么快乐的家,和你曾经把我高高举在肩膀上走过的小径。

屋前的稻,还是绿油油的一片。悠悠的小河仍在。河上的独木桥、妈妈种的兰花和我爱在饭后乘凉的两颗芒果树却已不复见。我不记得小时候的天是不是都这么蓝,夕阳是不是都那么美。经过那么多年,有些东西不变,有些早已不再,连记忆也开始糊弄我了。小时候无人的贝壳滩,如今满满是玩耍的小孩、弄孙的老人,和背着单眼相机捕捉夕阳的年轻人。如果你还在,会不会和气廉一起疯拍照,玩相机?我还记得,从前的你那么爱摄影,给我们留下了一本又一本厚厚的如今已半褪色的相簿,在那个数码相机还未面世,SLR不普通的年代。

又到父亲节,却不再有蛋糕。爸,无论你在哪,愿你过得好,也请你放心,我们无论到哪,都会好好过。

Wednesday, June 13, 2012

Today is My Lucky Day


开心。遇到好人。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不可思议的好运气!心情和头顶的阳光一样,明亮得耀眼,呵呵... ...(还在傻笑中。)

Tuesday, June 12, 2012

那一年,我作了个梦。



因为看了Prometheus,忽然想起几年前的一首歌。如果有一天,走在街上,遇到上帝,你会做什么?



那一年的某一天,我作了个梦。梦里碰到某个人,某个有双炯炯有神大眼睛的人,他告诉我说,他是上帝。

“为什么会有人?”

“因为上帝怜悯世人。”

“为什么上帝怜悯世人?”

“世人最可怜之处在于不知道自己很可怜。”

“为什么宗教都说要行善才会上天堂?为什么人应该想要上天堂?上了天堂会不会长翅膀?上了天堂之后又是什么?上帝每天在天堂里做些什么?天堂之外有没有外星人?外星人都在做什么?外星人上不上天堂?”

他说了很多。仿佛回答了很多问题,又仿佛什么也没有回答。我似懂非懂。仿佛明白了些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有明白。

他叹气。

“你不需要明白太多。你只需要相信。”

夏虫不可语冰。我是夏虫。

不明白的东西,要怎么才能全心全意地相信?我不是基督教徒。只是发了个梦。一个不可思议的梦。一个从没有想明白过的梦。一个也许从不需要明白的梦。只需要相信。

你,相信吗?


Sunday, June 10, 2012

猛男的烦恼


“医生,你不知道,终于练就好身材,却只能穿得密密实实的,有多憋屈啊!”

——莫哈末的烦恼


莫哈末并不高大,却有一身壮观的肌肉。根据他的说法,年轻的时候,皮肤光滑,年近四十,身上的痘痘忽然苏醒,如雨后春笋,不断冒头。不断的追根究底之下,原本死口不认的他才松口承认,都是注射健身药物惹得祸。

明知因缘,却欲罢不能,自寻烦恼,这是何苦来着?

——无计可施

Thursday, June 7, 2012

0.1秒的擦身而过


有时候,0.1秒,就是天与地的距离。

一瞬一世界。一霎那一娑婆。


——上班途中,眼看一辆丰田从转角冲出来,飞速奔驰而去的感想。


在面子书上有人转载这个影像,看了以后,碰到绿灯,都不敢把油踩得太猛。我想我是老大不小了,有越来越多的牵挂和还没有完成念想。(还没有搬家,还没有看到我们幸福的新窝的说,呜... ...)

昨天下午,曾经的部落友发来讯息,谈起身边的不幸,中风、瘫痪、癌症等等。忽然有感,如果明天我不在了,似乎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太多东西。

说起怕死,其实更怕身边的人离开。脚下的路,分支不断,有时候还分不清哪一条更幸福更快乐,曾经牵着我的手,从小到大小心呵护我的人,却一个个分开了。

人生没有GPS,谁来告诉我,下一个转角后会是什么?